一遍军事行动后

以色列发起的名为“Cast Lead”的军事行动结束两年后,加沙地带的人们依然生活没有着落,而且随着边境被封锁和严重的经济危机而变得更糟糕。图中的妇女Amal(35岁)住在Beit-Lahiya地区,战争使她家的耕地颗粒无收。她和两个孩子现在住在被毁的房屋废墟里,仅有一间大的卧室还有顶棚,能住人。

【环球网报道 记者朱盈库】生于意大利的女摄影师Simona Ghizzoni,2010年首次到达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打算和一名记者朋友记录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妇女的生存状况。不过,他们前往加沙地带的请求遭到以色列政府的拒绝。对此感到吃惊的Simona决定在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呆上几个月,观察和弄明白以色列和被占领领土里更多的社会和政治形势。也就是在这段时期,她开始了长时期的拍摄计划,在名为“黄昏过后”的系列作品中记录那里的妇女在战争过后的生存现状。  幸运的是,几个月过后,Simona获得许可进入加沙地带,并在那里逗留了3个月左右,记录由以色列发起的名为“Cast Lead”的军事行动2009年结束后的社会影响,以及加沙地带妇女的生活变化。  摄影师表示,通过了解她所接触到的妇女身上发生的故事,她试图弄清一场宣布成功的军事行动中事实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战后人们的生活如何恢复到正常状态?他们事实上能恢复到哪种生活常态才能不会忘记战争带来的人员伤亡?  凭借“黄昏过后”系列摄影作品,35岁的Simona获得2012年世界新闻摄影大赛(荷赛奖)当代问题板块的铜奖。

加沙地带的Shati难民营。

加沙地带北部的Beit Hanoun。

加沙地带的Beit Lahiya,40岁的Jamila Salman在那次军事行动中受了伤,如今仍在忍受枪伤给她带来的痛苦后果。

Tunnel地区Rafah的一座遭遗弃的房子。

2009年1月17日,加沙地带Beit Lahiya的Nujoud Al-Ashqar在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发起的名为“Cast Lead”的军事行动中头部和双手被含有白磷的炸弹严重炸伤,其中右手后来被截肢,她的两个儿子,一个6岁,一个4岁,均被炸死。

2009年1月的袭击中,加沙地带Al-Sayafa的7岁的女孩Farah Abu Halima的家被炮火炸毁,包括白磷炸弹。她的5名家人都被炸死,她自己也被大面积烧伤。

加沙地带Beit Lahiya的一座房子被白磷炸弹袭击后,留下来的白磷痕迹。

40岁的Jamila腿部在袭击中被小型火箭弹炸伤,目前她已经残疾,需要治疗。

加沙地带南部郊区的Samouni大家族在2008年-2009年的以色列空袭和炮火中,失去了29条人命。

加沙地带中部地区的Al-Zeitoon的女孩们打扮了一番,准备参加一场婚礼。

加沙地带Hetzarim街上倾倒的垃圾。

加沙地带中部地区的沙尘暴。

加沙城近日被袭击的房屋。

48岁的Fathya Hejoul住在加沙地带北部的Bedouin村。该村庄位于加沙地带北部边境附近一个极其贫困和危险的地方。她的两个当兵的儿子在袭击中丧生。

加沙地带中部的动物园。在以色列2008-2009年的开展军事行动中,该动物园的多数动物都被饿死。

加沙城郊外的一条路通往Erez边界。

加沙地带Beit Lahiyah难民营的羊。

加沙地带中部的动物园。在以色列2008-2009年的开展军事行动中,该动物园的多数动物都被饿死。

加沙地带的Beit Lahiyah,Samer在袭击中失去了两个儿子和房子。整个家庭现在住在拥有一间卧室的平房里,几乎没有家具。

加沙地带Tunnel地区Rafah一座被遗弃的房子。

袭击加沙地带后,以色列封锁了这里,结果不仅导致住在那里的居民与外界断了联系,房屋建设和技术设施建设也都受到极大影响。而且,在炮火中被破坏的污水管道每天将2玩立方米的污水排入大海,而加沙地带90%的供水因此不能饮用。固体垃圾也成了一大问题,因为地价暴涨,掩埋垃圾的地方变得极其稀少。 加沙地带Shati难民营附近的加沙城海滩。

相关文章